疏木易寒

微博@瑞茜不是布鞋
绑画@心眼吃鸡勒
头像是⬆️画的!

凹凸:all凯/凯all+双安+丹维+雷安
d5:杰园+佣园
瓢少:Adrien→Marinette←Luka修罗场+NinoxAlya
少歌:花叶和迷宫组
被虐的诺艾尔:all诺
Cytus2: 主Xenoneko
最近观望万事万灵的九千誓x林霖霖(?)

会主动去翻腐向粮但很少写

101主推陈意涵estelle
中国48系主推左欣

佛系产粮,佛系追星,佛系看球
天雷凯研社,取关随意

©疏木易寒
Powered by LOFTER
 

【瑞凯】起点

#瑞凯,娱乐圈pa前传

#学pa

#产粮一周年快乐

【欢迎使用AT点唱机】

 

1.

“你昨天有听到Band X的演出吗?”

“什么,原来她们昨天有演出吗,什么时候?!”

“社团的时候啊!”

“我的天为什么我是归宅部……后悔莫及。”

大早上的校园内满是相互寒暄的学生,嘴边挂着的话题都是Band X,这让格瑞想不知道这个乐队也难。他曾经好奇搜索了相关资讯——也只是知道有三名团员,Piano K、Guitar A和Bass M,以及标榜的“live at anywhere and anytime”而已,并没有什么使用的信息。

反正也无所谓,格瑞想着,自己平时放学后就要去公司练舞,估计是听不到她们的演出——

个鬼。

“咳咳,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

广播内忽然传来了悦耳的声音,令所有人停下手边的事情。耳尖的小伙伴大喊——“是BandX!”

这下全教室的人都炸开了锅,纷纷开始寻找Band X此次的表演地。格瑞则是不紧不慢地看了看手表——距离上课还有20分钟,看样子跟着看看也不会有什么事。

“今天呢应学校邀请,我们三位将给高三学子们进行应援,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就不开放大家来观看咯!十分抱歉!还请各位呆在教室内用耳朵聆听我们的声音吧!”

不少同学不禁感到惋惜,格瑞则是盯着教室的扩音器等待开场。

“那么接下来请听——王力宏的《改变自己》!“

前奏在少女话音落下后接着响起,搭配得当的乐器配上少女们热情的歌声,令格瑞有想马上知晓对方是谁的冲动——尤其是负责mc的那位,干净的声音内藏着巨大的能量,爆发力不比公司的几位前辈差。

待他回过神时表演早已结束,班主任也开始清点人数,而格瑞仍在思索如何知晓有关那位少女的信息。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知道的人——

与金同班,人称“一高情报处”的凯莉。

 

2.

“嗯?Band X的消息是吗?”

午间消息时间,格瑞刚吃完饭就到高一(2)班的教室把凯莉叫了出来。而格瑞提出的这问题似乎令凯莉有些为难——只见凯莉咬碎了口内的白桃棒棒糖,随意将棒子丢入垃圾桶后,接着说道:

“我就直说吧,我对Band X的了解跟你们是一样的。她们真的是神秘到一点线索都不留下,真是的,大大方方搞乐团有什么不好的,偏偏要搞神秘!”

“……”

格瑞并没有做任何发言,仅仅是继续听着凯莉抱怨一堆人来找她打听Band X的事情。午后的暖阳就这么照耀在他们身上,虽说有些刺眼但还是暖和的。

“好啦,说了那么多,该有的报酬还是要收取的,格.瑞,学,长?”

噢,差点忘了这回事。向凯莉咨询事务的话,无论有没有帮上忙都得支付一定的报酬。格瑞翻了翻口袋:学生证,饭卡,还有公司的门禁卡,并没有什么能够拿来‘支付’的东西。

“我身上并没有能够支付给你的东西。”

“哎——这可不行,有问必答不是在有报酬的基础之上吗?”

……不愧是别称‘一高魔女’的人,明明是有些强人所难的要求却被说得富有逻辑,弄得格瑞一时半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在这时下午的预备铃正巧响起,让格瑞有了脱身的机会。

“要不,先去上课,我回头再跟你讨论这个事情。”

“且慢!”

犹如辩论赛中对方辩手提出追问一样,凯莉叫住了准备上楼的格瑞,给他丢了串钥匙,说道:

“要不,你帮我每天中午清理一次第三音乐室吧,五楼的那个。”

“就这样?”

“对,难道你还想让我给你布置些苦活吗?”

“……”

格瑞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接着说一句:

“快去上课。”

 

3.

位于五楼的第三音乐室鲜少有人进出,先前是某个前辈组建乐团时特地申请的活动室,专门用来存放他们的乐器,而现在他们毕业了自然东西全部都被撤走。然而令格瑞惊讶的是,这间教室仍是有一些乐器——一架电子琴,两把吉他以及一把贝斯。其中一把吉他看上去是几年前的款式,想必持有者应该使用了许久。电子琴则与楼下其他两间音乐教室的相同,贝斯看起来应该是最新的款式。

说是清洁,但实质上的任务就只有擦拭与归位而已,一旁的书架是不许翻动的——凯莉有特地嘱咐,当然格瑞对于架上有什么也没什么兴趣。他只想赶紧擦拭完乐器后赶紧去午睡,要知道如果在下午的课睡着的话,老师指不定要他留堂,这下就没法准时来到公司了——这可不行,最近他刚被选入出道队伍的训练,不能在这紧要关头掉链子,要不然机会就要从他身边溜走了!

打湿了清洁专用的抹布后,格瑞轻轻擦拭着钢琴,悦耳的琴声叮叮咚咚地响起,虽说有些杂乱但还是耐听。随后他开始检查吉他与贝斯——质量可是极好的,弦似乎刚换过,还闪着漂亮的光泽。轻轻拨弄几下,果然音色也是舒服的,看来持有者有好好照顾它们呢。

正当格瑞放回吉他,准备离开第三音乐室时,原先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推开,蓝发少女错愕地打量了格瑞,随后问道:

“你是……凯莉说的,来帮忙整理的人吗?”

“是的,你是?”

“啊……我叫安莉洁,与凯莉同班的。”

安莉洁这么一说,格瑞倒是想到了先前同班同学搞“一高美女选拔”时有提到安莉洁,依稀记得她的票数不输凯莉,而成绩也是不错的。

“那个,所以你是……?”

“高二一班的格瑞。”

“原来是格瑞学长啊,谢谢你帮我们整理这边——呃,能借过一下吗,我想取点东西……”

“那我先走了。”

侧身让安莉洁进入第三音乐室后就听到了上课铃声,看来今天很有可能要留堂了呢。

 

4.

这样清理乐器,帮忙跑腿的生活只持续了一个月,因为到后来凯莉跟格瑞说‘我们自己来没关系的’然后就让格瑞把钥匙还给她了。格瑞倒是乐见其成,毕竟最近的训练量增加了许多,他正巧需要更多时间来贮存体力。

某天晚上,他正与其他练习生在公司食堂吃晚餐时,AT娱乐的星探——也是将格瑞拉拢进公司的罗德烈先生,突然叫住了他,问道:

“格瑞啊,我想问问看,你们一高有没有什么有天赋的孩子啊——像你一样的。”

格瑞想了想,脑海内又浮现出几周前听到的,那干净又有活力的声音。

“有。”

“欸真的吗,那……你可不可以……”

“可惜我不知道她究竟是谁。”

“这样吗……要不,格瑞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她吧,最近AT很缺女solo歌手但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我试试看吧。”

刚想具体询问有什么要求,同为预备出道团的安迷修突然号召其他队友继续训练,只好与罗德烈点头示意后又接着投入到高强度的训练中。

只不过,真的有可能找到那个主唱吗?恐怕还是有难度的吧,要知道,凹凸一中可是有近千名学生,女生就占了一大半呢。想找到那位少女,无疑是大海捞针。

 

5.

6月毕业季过后,高二的人都被各班班主任叫去办公室谈话,讨论未来的志向与计划,格瑞也不例外。然而较为不同的是,他是直接被叫到校长办公室——与罗德烈一起。

“罗德烈先生,很抱歉在百忙之中打扰你了,今天是想与格瑞讨论一下升学方面的事情。”

校长一开口就是这句,这不免让罗德烈有些紧张,毕竟先前与学校交涉的时候可是保证了‘一定的出勤率’与‘中等的成绩’,这些格瑞都有做到,成绩甚至是在上位圈。可公司已经定下了‘一年后预备团考核出道’的行程,这段时间的训练力度也会提升,若是学校强迫格瑞长时间呆在学校的话,怕是会影响到他的出道时间——甚至被踢出出道预备队。

反倒格瑞并没有担心太多,平日他都可以尽可能给学习多腾出些时间,那下学期他应该也是可以做到学业事业兼备。

“格瑞,我看到你的志愿表的第一志愿写的是奥图电影学院……说实在话以你的成绩,通过奥影的学业分数线不是难事,甚至可以往其他高等学术院校冲一冲。今天想问你的是,你确定要走演艺这条路线了吗?”

这个问题对于在公司的现役在校学生来说无疑是个超级大难题,依稀记得当年安迷修也在格瑞这年纪的时候,还曾因为放弃报考一外省高等学术院校的自主招生,差点跟学校起了冲突。当下的局面可不是罗德烈一人就能控制的——依稀记得当时甚至还出动了丹尼尔现场与校长视讯,这件事才压了下来。不知道格瑞所在的一中对此是什么态度呢?

“是的校长,我确定要走演艺路线。”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才要把罗德烈先生叫过来。罗德烈先生,我比较好奇的是,格瑞目前在公司的情况大概是什么呢?”

罗德烈不慌不忙地拿出一份策划案的复印件,交给校长,说道:

“是这样的,格瑞目前已被选入预备出道队,不出意外将会于一年后出道。”

“正好卡上了备考期啊……唔……”

校长挠了挠头,似乎有些困扰,而与此同时,广播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

一听到这声音,校长叹了口气,“她们又进行游击演出了,不过也正好,我们先放松一下——对不起,先失陪一下。”

然后校长便向外头走去,当门关上的那瞬间,罗德烈如释重负,向格瑞问道:

“校长指的游击演出是?”

“这个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有天赋的孩子。”

罗德烈瞬间有了兴趣,开始认真听着广播的内容。而格瑞则是试图分析这声音究竟来自谁——

“各位久等啦!今天依旧是不露出真实面目的广播live!可能有些扫兴对不起!那么!今天带来的是Band X的原创曲《木头》!”

这是什么奇怪的歌名?格瑞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认真听听具体的歌词:

“木头啊木头

我为什么看不透你

明明近在咫尺

却又如火星一般遥远……“

似乎是个抒情向的控诉曲?歌词简单易懂,配上主唱干净的音色,反而让人觉得这女孩真是楚楚可怜。

“这女孩的音色是真的好,和声的那位也是。”

罗德烈理智地分析了这乐队的优势,并大赞格瑞看人的目光。

而正在这时校长开门入内,先是向罗德烈先生道歉,再接着宣布了格瑞高三的处理事项:仍是保持一定出勤率与中等成绩,但那个出勤率有向下调整。这对格瑞可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两人不停向校长道谢,尤其是罗德烈。

“那么,两位还有任何问题吗?”

“那个……刚才在广播做游击演出的女孩们是?”

“Band X吗,她们三个都是高一的——凯莉,蒙特祖玛与安莉洁,都是挺不错的孩子……”

凯莉?

格瑞整个人愣在原地,原来答案一直都很明显,一直就在他面前吗?他开始回想先前与凯莉的各种接触——无论是帮忙打扫音乐室,在那边遇到了安莉洁,还有某天瞟见蒙特祖玛背着一个贝斯袋,尤其是主唱的音色——与凯莉声音重合的音色。

“罗德烈先生难不成有把他们纳入囊中的想法吗?”

“这还是要看本人意愿的,到时候再说吧,谢谢校长对格瑞的通融。”

“不会不会,格瑞本身也是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后边罗德烈怎么与校长交谈,格瑞都没有听进去,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

自己满脑子都被凯莉占满了。

 

6.

隔天中午,才刚吃完午饭,格瑞便直接来到第三音乐室门口,等待Band X彩排结束——当然这是在他如果没记错‘凯莉周三不让他来’的情况,某种意义上也是在碰运气。不过格瑞的运气相当好,没过多久,祖玛,安莉洁与凯莉三人就从音乐室走出,见到格瑞的时候虽有些诧异但仍是打了招呼。

“凯莉,我有话要对你说,两个人单独。”

“这样,那祖玛,安莉洁,你们先走吧,我再呆一会。”

“凯莉你自己要注意不要再迟到了哦!”

随后两人进入了第三音乐室,还不忘将门锁好。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又要找我问什么?”

“两个问题,第一个,Band X主唱,是你对吧。”

刚想玩一会钢琴的凯莉突然停下了手边的动作,满脸‘你在搞笑吗’地看着格瑞,但刚想出声反驳,却又什么都说不出——真的很奇怪。凯莉心想,本想全力否认的,但……为何就是说不出口?

“这个问题不答没有关系,第二个问题,木头是指我吗。”

这个其实不是格瑞发现的——而是罗德烈。事后在返程的途中罗德烈详细打听了凯莉的消息,格瑞把他知道的全都告诉罗德烈:从开学在枫叶道的偶遇,到后来帮忙打杂,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罗德烈听完后,想了想,接着跟格瑞说一句令格瑞十分震惊的话:

“看来她把你形容成木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而此时此刻的凯莉,感觉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叹了口长气。

“哎哟喂你终于意识到你是木头的事实了,对,是你。不过既然我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么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也很明显了。所以你现在是要把我介绍到AT娱乐吗?”

“你怎么看出来我是AT娱乐的练习生的?”

“听你们班同学说你都是早早回去,出勤率也一般,而且手上还有AT娱乐的门禁卡。最开始只是怀疑而已,直到我昨天看到那位‘金牌星探’我才确信了这点。”

罗德烈的名声在整个娱乐圈都是响亮的,以前他就曾经提拔过许多人才,很多公司都争着要把他挖过去。

“……好吧,确实是这点。”

“格瑞,你还真是个木头。”

什么?

只见凯莉弹奏了段旋律,不难听出,这是那首《木头》的副歌。正巧外边的风将浅绿窗帘卷起,在凯莉后边肆意摆动,形成一幅和谐的画面。

“可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呢?”

刹那间,外边响起了预备铃声,凯莉一边嘟囔着“反正你也不会懂”一边收拾向外走去,而格瑞抓准擦肩而过的机会,抓住了凯莉的手,说道:

“这话应该是由我说才对吧。”

“凯莉,我喜欢你。”

 

7.

就这样,两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虽说AT娱乐不反对练习生谈恋爱,但格瑞与凯莉仍是没有张扬,只有几个亲近的人知道这事情而已。Band X三位也都被介绍到罗德烈那,详谈之后得到的结果是凯莉与蒙特祖玛成为练习生,而安莉洁因家庭缘故所以婉拒了这个机会。虽说有些可惜,但安莉洁承诺,未来会成为凯莉的经纪人,协助她的演艺事业。

Band X也随着凯莉与蒙特祖玛的签约而结束了活动,全校同学都感到十分惋惜。有趣的是,最后仍然是没有公布三位少女的身份,也使Band X之谜成为一高的十大疑点之一。

后来呢,格瑞拿到了奥影的录取,凯莉也升上高三,两边的训练都十分顺利,凯莉也定下了奥影的第一志愿,最后也如愿以偿被录取。安莉洁不顾父母反对,进入AT娱乐成为实习生,但因为与凯莉熟悉也很快被分配到凯莉的策划团队,也如愿以偿成为了她的经纪人。

再后来,AT娱乐因为财务状况,裁退了许多练习生,并将格瑞他们出道团的出道时间再推后一年。凯莉并没有被裁退,还确定了出道时间——与格瑞他们同一天。这件事情并没有大肆宣扬,主要是因为凯莉被高层视为公司对抗对手的秘密武器。同年两人发生了争执——具体是什么,之前也算是说过了。

某个休息日,格瑞与凯莉一同翻看高中旧照时,凯莉突然说道:

“哎……要是Band X能继续活动就好了,当时还立下了‘未来一起进公司’的目标来着。”

“现在你们不都进AT了吗。”

“但安莉洁没出道啊,当年她玩乐队的时候就得遮遮掩掩的了,怎么可能出道啊!”

“不过你们三个改天可以回一高,再吓吓那些后辈。”

“很有道理,要不要现在就去?顺便去第三音乐室看看?”

格瑞关上相册,在凯莉额头留下一吻,说道:

“好啊,一起回去吧。”

 

Fin.

5493字

2018/7/13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