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木易寒

微博@瑞茜不是布鞋
绑画@心眼吃鸡勒
头像是⬆️画的!

凹凸:all凯/凯all+双安+丹维+雷安
d5:杰园+佣园
瓢少:Adrien→Marinette←Luka修罗场+NinoxAlya
少歌:花叶和迷宫组
被虐的诺艾尔:all诺
Cytus2: 主Xenoneko
最近观望万事万灵的九千誓x林霖霖(?)

会主动去翻腐向粮但很少写

101主推陈意涵estelle
中国48系主推左欣

佛系产粮,佛系追星,佛系看球
天雷凯研社,取关随意

©疏木易寒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YOU AND I

#《晚安,我的安迷修》相关

#BGM:YOU AND I-Dreamcatcher

#迷宫战刚开始时期

#小号因为绑不了手机所以废了只能发这了

 

“我可是你梦中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啊。”

 

一.

 

安迷修又一次被同一梦境惊醒,四周依然是空荡荡的迷宫——还有稍有改变的断壁残岩,流焱凝晶仍摆放在一旁的地面。这边是迷宫星少数几处较为隐秘的地区,故许多排名靠前的参赛者都选择在这里休息,可安迷修算是很幸运了,所居之处连续一周都没有人造访。

代价就是连续一周都做着同样的梦。梦中的他,每天一大早就在赛场上伸张正义,而到了夜晚就在一栋阴森的古堡内探索,最后还甚至在那古堡遇见了大赛第四,雷狮海盗团的雷狮,并与他久久被禁锢在古堡的主房内。

“怎么可能会与他有交集呢……”

安迷修轻轻擦拭着流焱,心里却是这么想的。在此前的淘汰赛他虽有听说过雷狮与旗下海盗团的事迹,可都没有确确实实正面碰上过,顶多也只是竞速赛时的一瞥。就只是这样而已,为何会在梦里遇到他呢?

不行,这可不行,必须脱出这个噩梦。被雷狮禁锢?安迷修怎么想也想象不出那个画面来,估计,会很糟糕吧。

那个噩梦里似乎有提到所谓能操纵梦境的正方体,若是找到它并破坏的话,是否能够逃出这个循环呢?这样的话,雷狮也就没办法操纵他的梦境,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了。

于是,在安迷修的每日任务中,多增加了“寻找梦境方块”的一条。

 

二.

 

然而梦境方块也不是说能找到就能找到的。

安迷修在保护漂亮的女参赛者的同时大脑回放着有关梦境的一切,里边的雷狮提到“这个是凹凸大赛的一个bug”,那么这样的话看来是无法使用终端来寻找了。而且既然是bug,那么藏的地方必是相当隐秘。大小的话,从雷狮可以将其放入大小适中的密码箱来看,应该是可以手持的大小,材质可能是很轻的金属,毕竟雷狮可以随意将其拿起。

与刚救下的小姐姐道别后,安迷修向着金属废墟走去。好在迷宫战才刚开始,纷争还是较少的,大部分参赛者仍在适应地形,要不然人们一打起来的话,搜索难度就费力许多了。

金属废墟内大大小小的金属物受地形变化的因素相互撞击着,发出了令人不适的声音。安迷修捂上耳朵,强忍噪音带来的干扰,开始在一个个金属山上寻找着梦境方块。然而搜索过程像是大海捞针一般,都已经看完一两个金属山了,仍是找不到任何类似物品,这也让安迷修怀疑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不过,能翻一个是一个,只要找到了,睡眠品质就能提升,也不会再为这些杂碎小事而烦心了。

安迷修这么想着,又开始翻起另一个小山。

而不远处的岩石上,雷狮眺望着远处休息,而进行勘察的卡米尔突然说道:

“大哥。”

“什么事?”

“金属废墟那边,大赛第五的安迷修似乎在翻找什么东西。”

“哦?那还真是有趣,居然还有闲心找东西——”

有意无意地停顿了一会,视线停留在稍作休息的安迷修上。

“那我倒想看看,相比逃出迷宫星,他想得到些什么。”

 

三.

 

又是那个梦境。

安迷修再一次被惊醒,却没法再一次入睡,索性直接奔向金属废墟紧接着日间的寻找工作。

由于迷宫地形的缘故,金属山的地形出现了些变化,可这丝毫不影响安迷修的搜索工作。得天独厚的环境(近乎无人)方便了安迷修的搜索,只见他使用凝晶与流焱砍除一个个障碍,但仍是找不到任何方形物体。

“哟,这不是大赛第五的安迷修吗?”

察觉到下边有些动静,安迷修急忙转身查看,发现是雷狮本人。

在梦中经常遇见的那个人。

手持着他的雷神之锤,紫罗兰色的眼眸直盯着安迷修,似乎想从眼神中找出些什么。

“正是在下,倒是你,有什么事情吗,雷狮?”

“我就是想看看,传闻中‘最后的骑士‘多次往返金属废墟,究竟是在做些什么。”

居然被他本人发现了吗?

安迷修不禁为此感到惊讶,毕竟金属废墟并不是什么地区的必经之路,鲜少有参赛者会前来此处。为什么偏偏他就注意到自己了呢?

“在下只不过是寻找些物品罢了,倒是你,为何会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呢?”

微不足道?恐怕不是吧,雷狮想着。他几乎是能笃定自己手上有安迷修想要的东西,至于原因的话,也许与每晚所做的梦有关系——梦里的他找到了一个方块,从此以后每晚都控制着安迷修的梦境。依稀记得安迷修想要脱出梦中梦的决心,而他高高在上,坐在松软的王位注视着这一切。

为何会是安迷修呢?雷狮也不太清楚,或许与幼年的经历有关,那个在街道上抱着八音盒哭泣的家伙与安迷修十分相像,碧绿色的眸子经过时间的沉淀变得越是深邃,好似精细打磨的一块碧玉。

好想将它拿下并好好收藏。

“微不足道?安迷修,你最好搞清楚状况。”

只见雷狮轻轻松松跳上了安迷修所在的金属山,用力将人拽至眼前。突然被人拽住令安迷修有些生疼,但仍是忍下了这份痛楚。

“我手上,可是有你想要的东西哦?”

什么?

安迷修瞪大了眼睛,几乎是震惊到无法开口。

“怎么可能,你手上有那个东西……”

“是一个方块,对吧?”

这下子最后的挣扎也完全无效了,安迷修有些沮丧地闭上眼睛,只祈求自己能够脱出现在这个局面了。雷狮见安迷修是这样的反应,嘴角不经意地上扬,放下安迷修接着说道:

“刚被传送过来时看到这方块一闪一闪的就先捡起来了,可没想到,刚捡起的那一晚就梦到了你——还是被我禁锢在一个地方里呢。本来想着这梦姑且没什么帮助,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认真在找它……还真是有趣。”

“雷狮……能不能把这方块交给我?”

“哦?交给你,然后被你销毁是吗?那可不行,这样就不能使用非武力的方式折磨你了。”

雷狮又一次举起雷神之锤,注视着有些无力的。

“安迷修啊安迷修,还真是口是心非的人啊。在梦里的时候,不是很享受同床的时光吗?嗯?”

“并不是这样的!”

“现在——换我在现实中折磨你了。”

话音刚落便嘭的一声巨响,梦境方块被雷神之锤敲碎,散落在金属山上。

 

四.

 

安迷修再也没做那个梦。

但作为代价,他日后的居住地都必须在雷狮驻扎地的不远处。

“所以啊,你永远逃避不了我的,安迷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