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木易寒

微博@瑞茜不是布鞋
绑画@心眼吃鸡勒
头像是⬆️画的!

凹凸:all凯/凯all+双安+丹维+雷安
d5:杰园+佣园
瓢少:Adrien→Marinette←Luka修罗场+NinoxAlya
少歌:花叶和迷宫组
被虐的诺艾尔:all诺
Cytus2: 主Xenoneko
最近观望万事万灵的九千誓x林霖霖(?)

会主动去翻腐向粮但很少写

101主推陈意涵estelle
中国48系主推左欣

佛系产粮,佛系追星,佛系看球
天雷凯研社,取关随意

©疏木易寒
Powered by LOFTER
 

【GC】你说这地方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1)

#绿圈监.狱pa段子集(?)

#bgm: Cell Block Tango-Chicago OST

#cp大杂烩,严重ooc致歉


1.

小凡现在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只是为了赶紧逃脱那群混账,就这么带上了‘防卫过当’的罪名。父母拒绝再与自己谈话,先前的同学也装作完全不认识自己来保全自己性命,只剩下那和蔼可亲的班主任在临走前,还递上了一本书,说什么“郁闷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那本书是森见登美彦的《四叠半神话大系》,虽说耐看但剧情老套,小凡在乘船前往位于荒岛的监.狱时就已经把它看完了。不顾手铐带来的痛感,想尽办法向外探去——却发现外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看来有阵子没法回家了。

事后她才发现当初这么想简直是太过天真。


2.

“诺,禁言,这孩子以后交给你了。”

同行的警卫将小凡推向前来开门的女狱.警,从她一丝不苟的举动与安静的模样可以看出她是个冷静沉着的女性,讲难听点或许是冷漠,但小凡不想往这方面去想。回过神时一旁的警.卫早已登上小船,离开了这个‘荒芜之地’。

名为禁言的狱.警不发一语,仅仅是带着小凡向着监.狱内部走去,而第一件事就是——

“拿好牌子,该照相了。”

虽说照相是入.狱前必做的事情,但小凡却没有这个心思。无奈地将随身物品放在桌上后,随手拾起一块有着自己名字的牌子,接着乖巧地站在有着身高线的墙面。

“笑一笑,3,2,1。”

咔嚓——

查看照片的时候禁言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一个个的怎么都看起来那么死板,这要怎么向上边交代啊?一旁的小凡一脸“我什么都不想做”的表情,趁着禁言看照片的时候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行囊。逼得禁言再一次将自己的口罩摘下,唤道:

“......那个,我们再拍一张吧,别那么死板。“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快,抓紧时间。”

“可是,狱警小姐你身上就散发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模样,很没有说服力哎。”

禁言瞬间哑口无言。

然后浅浅地笑了下。

“这样可以了吗?还有别叫我狱警小姐,叫禁哥。”


3.

令小凡意外的是,这个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差,伙食不错生活环境良好,重点是还有间很大的藏书阁。搞得她每天一闲下来就往藏书阁跑,就在那边她与隔壁的隔壁房的蛋花熟悉了起来。比较同样是制服爱好者,虽然一个是jk一个是西式制服。

蛋花很喜欢在藏书阁找多出的白纸画画,随手一画便是本地美院的水准。故小凡听说蛋花已经辍学时还惋惜地摇了摇头,并私下称她为监狱中的画触——好吧,这其实是当她有机会与班主任通信时,聊起近况会使用到的代号。

很神奇的是,平时看蛋花在房间时都有些安静,只有当她画画或是与住在她对面的凉粉谈到恋爱相关话题时,才会稍微兴奋起来。曾有一回,当小凡准备回房时,还曾经目睹凉粉被蛋花拥在怀内的模样,吓得她赶紧原路返回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事后跟位于斜对房的辛夷谈起这事时,她还抛出了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小凡,你还是太年轻了。”

???我不年轻我已经18了好吗???

可是既然前辈都这么说,那也只能佯装听懂地点点头了。


4.

藏书阁还不算什么,这监狱的活动区甚至还有间化学实验室。原本小凡还以为这是提供给禁哥的,结果某天从藏书阁出来时碰上了从化学室出来的少女,认真观察了一番发现不是禁哥,事后找她搭话后才发现是对面房间的大山。这时小凡突然想起几个月前的系列报导——

“为您插播一条紧急消息,今晚x点x分时本市郊外的废弃工厂发生了爆炸,目前警.方仍在查明原因......”

“今日早晨,一周前导致爆炸的元.凶已向警.方自首,嫌犯大山称她仅仅是想测试炸.弹.威.力而已......”

当时她仍是不敢相信这座城市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毕竟她认为炸弹也只有会在工地爆破或处理逃.犯时才会使用到,而她父母每次一见到这些系列报道就会马上转台,说什么“别被这个影响了化学是用来造福社会的”。

结果几个月后小凡就与当事人碰上面了,该说是她父母乌鸦嘴呢还是命运的安排呢?

无论是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过能与化学天才碰上面也是挺不错的。

渐渐熟悉起来后,小凡发现大山常常因为在实验室内工作所以错过了禁哥的派餐,所以当她饭后想去藏书阁时,她都会先瞄一下大山有没有回来过房间——如果没有的话,就会顺道把禁哥放在她门口的餐点端到实验室,然后敲敲门提醒大山,等她有回应时再去藏书阁做自己的事情。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种习惯,就连禁哥派餐时发现大山不在还会去提醒小凡。大山见小凡每天都会帮她送餐过来也挺感谢她的,有时甚至还会让小凡进来化学室聊会天之类的。

直到有天,小凡去派餐时,愣然发现化学室有两个人。定睛一看,一个是大山没错,另一个.......

“忘了介绍,这是跟我共用实验室的茶子。”

于是每日派餐的关照对象就这么增加了。


5.

走子是小凡目前认定的监.狱最强,理由是这样的。

某天小凡要准备回宿舍的时候,经过禁哥房间时似乎听到了什么响声,于是悄悄地站在门外偷听里边发生了什么。结果才听到一半就仓皇逃走了,走的时候还在想禁哥如果继续听下去的话会有什么反应。

从此以后,小凡的脑内词库进行了一番更新,录入了一些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骚话。

事后见到走子与和她对房的默玖聊天时,还是会忍不住想到那段骚话,并且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走子对默玖说过这些话吗???


6.

不过说到默玖,她也许是整个监狱最为特殊的人,毕竟她可以在监.狱内使用电脑啊。据说当初跟禁哥申请的时候还是想尽一切方法才让她点头的,估计花费了不少精力。

这一天,小凡闲来无事又不想去藏书室,于是就去默玖房间串门。这天,默玖与往常一样,还是在写着那些普通人看不懂的代码。

“默玖啊。”

“嗯?”默玖听到叫唤声后仍是没有停止敲击键盘,但也并没有不搭理的意思。

“你是不是什么代码都会写啊?”

“也不是,怎么了吗?”

“你要不要试着写写那种能让另一个人喜欢上自己的代码啊?”

啪!

小凡语毕后,默玖吓得重重敲了下空格键并且摘下了耳机,好在她目前的进度已经保存过了所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为了使自己冷静下来,她伸手抓住了她的杯子,喝了口水后,说道:

“值得试试。”

虽说心底还在纳闷着小凡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这种话了。


7.

“综上所述,我的孤岛生活目前过得还算充实,还请老师不要担心。”

“最后,请替我向我父母问好。”

“小凡,at the paradise。”


【TBC.】

【对不起无邪对不起延之我这篇还没提到她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