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木易寒

微博@瑞茜不是布鞋
绑画@心眼吃鸡勒
头像是⬆️画的!

凹凸:all凯/凯all+双安+丹维+雷安
d5:杰园+佣园
瓢少:Adrien→Marinette←Luka修罗场+NinoxAlya
少歌:花叶和迷宫组
被虐的诺艾尔:all诺
Cytus2: 主Xenoneko
最近观望万事万灵的九千誓x林霖霖(?)

会主动去翻腐向粮但很少写

101主推陈意涵estelle
中国48系主推左欣

佛系产粮,佛系追星,佛系看球
天雷凯研社,取关随意

©疏木易寒
Powered by LOFTER
 

【帕凯】十点三十一

*调酒师帕x酒评人凯

*双箭头注意,私设有注意

*曲梗位I.O.I的Crush(我怀疑我是来推歌的)

*其实我原本是想拿这个写车

*吸完预告就决定把这个先放出来了

 

【I.O.I-Crush】 (抱歉我只找到视频版......音源在tx音乐那)

 

最近凯莉只要不去那家酒吧就会很难受,不知为何。

如果说只是一般的酒吧,会想经常过去或许是因为对酒精产生了依赖。但这可是那个在业界赫赫有名的‘调酒界的魔术师‘——帕洛斯亲自开设的酒吧。光是名字就已经是十分前卫了,就连凯莉起初都是冲着店名而去的。

Crush,压碎、碾碎、以及女子对于男子的怦然心动。

事实证明,帕洛斯的调酒可真不是盖的,凯莉第一次造访的时候碰巧遇上帕洛斯亲自值班的日子。那将白色头发编成一个个小辫的男士在听完凯莉的各种要求后,便快速调出了她脑内所想象的款式:粉紫渐变的鸡尾酒,甚至用一片切成心形的水蜜桃点缀。

就因为这样,凯莉后续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到店内,每次都‘碰巧’遇上帕洛斯——虽然她觉得很奇怪但并没有特别在意,久而久之也跟帕洛斯熟络了起来。两人经常在白天的时候去酒窖寻找适合的酒品,或者是单纯地在咖啡厅聊天,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帕洛斯看着戴着眼镜的凯莉在赶稿就是了。

可是,凯莉也知道一直喝酒对身体也不好,就算这是她选择的职业。像是要戒掉毒瘾一般,她拒绝了帕洛斯的邀请,不再经常性地夜间出门,也开始跟编辑部商量转换部门的事情。然而,换部门的通知书很快就要发下来了,凯莉却觉得心里哪里空空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不去Crush就会这样?太可笑了吧,我才不是因为帕洛斯才会这样呢,只是太久没喝酒……”

胸部一阵剧痛,这是凯莉自小以来只要说谎就会有的反应。

恰巧在此时,门外响起了铃声,直接将凯莉从“我是不是在自欺欺人“的循环中拖了回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到了门前,习惯性地看了看门缝,发现是穿着工作服的帕洛斯,叹了口气后便打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

“我只是觉得,大名鼎鼎的专栏作家凯莉小姐最近拒绝我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所以你就过来亲自拜访?“

“正是。“

帕洛斯说话还是一如既往让人觉得恼火啊……

凯莉叹了口气,扶着门框说道:

“我很好,不需要你担心,只是最近没心情过去而已。你现在可以走了。”

“哦?但是你满脸一看就散发出‘我非常不好’的信息啊——我怎么可能放心下来呢?”

“……我看上去有很糟糕吗?“

“非常糟糕,我甚至还能解读出你在想什么。”

“你倒是解读出来啊?”

现在是晚上十点三十一分,凯莉有些不耐烦了,恨不得马上把帕洛斯打发走。

因为再不打发走的话,她心中堆积已久的感情可能会在某一时刻忍不住开始诉说。

“要不,凯莉小姐您先让我进去喝杯茶,我再告诉你,如何?”

‘礼貌’的言语,配上那真诚的眼神,实在是无法拒绝呢……凯莉叹了口气,指了指鞋柜旁的一个空地,说道:

“鞋放那边吧,我去泡茶。”

语毕,凯莉便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走到半路时突然被人抱住,强迫她向后转身。诧异之际利用余光瞟了瞟门口——不错,帕洛斯还记得关门了。

“你不是要喝茶吗,帕.洛.斯.先.生?”

“呀——喝茶只是个幌子,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帕洛斯笑嘻嘻地看了看她,随后快速转为认真的神情,一字一句说道:

“我喜欢你,而且我敢断言——你对我肯定抱有什么样的情愫。”

“哦呀?这里现在是有一个自大狂了吗?那么请自大狂先生出去吧,你猜错了。”

胸口又一阵闷痛,凯莉想尽一切办法将痛苦的神情忍回去。但在同一时刻,帕洛斯挑起了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以后,便凑近凯莉吻上了她的唇。

光是轻略过嘴唇仍然满足不了帕洛斯的欲望,试探性地伸出舌头灵巧地敲开凯莉紧闭的牙齿,索性卷起凯莉的舌头有规律地律动着,而双手也紧紧抱住她的腰。而此时的凯莉大脑一片混乱——想要抗拒帕洛斯的所作所为,但身体却任由对方引导,无法做出反抗。

绵长的吻以一根银丝作为结尾,随后,凯莉想了想,说道:

“我去给你泡茶。“

“不用了。“帕洛斯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

“我去帮你泡,你就乖乖坐着吧。“

“帕洛斯你疯了吗?“

“并没有,而且,我在等一个答复。“

“什么答复?“

“表白的答复。“

凯莉想了想,随后踮起脚尖,在帕洛斯额头上留下一吻。

“你就把这个当作答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