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木易寒

微博@瑞茜不是布鞋
绑画@心眼吃鸡勒
头像是⬆️画的!

凹凸:all凯/凯all+双安+丹维+雷安
d5:杰园+佣园
瓢少:Adrien→Marinette←Luka修罗场+NinoxAlya
少歌:花叶和迷宫组
被虐的诺艾尔:all诺
Cytus2: 主Xenoneko
最近观望万事万灵的九千誓x林霖霖(?)

会主动去翻腐向粮但很少写

101主推陈意涵estelle
中国48系主推左欣

佛系产粮,佛系追星,佛系看球
天雷凯研社,取关随意

©疏木易寒
Powered by LOFTER
 

【瑞凯】魔女唤醒之时

#@森林里的一颗茶 那篇瑞凯的后续,已获得授权

#HE版后续.仅为个人理解不代表官方立场

#ooc歉

 

茶爹的原文

 

【梦】

“让我们玩个捉迷藏吧——”

这是格瑞惊醒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愣然环顾四周,发觉自己回归现实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夏夜,外边的蝉仍在鸣叫着,寻找着它朝思暮想的伴侣。格瑞借着外边依旧亮着的路灯找到了他的记事簿,上边满满地记录着这十年来所梦到的点点滴滴,从最早模糊的记述,到后边愈来愈详细的记录。

他提起笔,将方才的所见所闻记录了下来。

然后,再次入睡。

却意外地没有做梦,有可能是少女真的藏匿起来了吧。

 

【醒】

隔天格瑞是被酒店前台打来的电话唤醒的,那负责check in的尹小姐不耐烦地通知格瑞今日是他的退房日。而格瑞,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离去。

“抱歉,我可能还要在这里住几天,请问一下方便吗?”

“哦呀,当然可以,住宿费到时候再算吧。”

“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后,格瑞从包内取出先前购买的三明治,边看电视边慢慢啃着。本地新闻走马灯式地陈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格瑞都当消遣来看,直到突然蹦出来一个专题报道。

“八年前的今天,是本市钢琴才女凯莉确认失踪的日子。”

突如其来的专题报道让格瑞差点被牛奶呛到,调整好自身状态后,他将音量挑高,接着听主持人讲了些什么。

“八年前的7月11日,凯莉家属通报了凯莉的失踪,震惊了社会各界。许多人说,这位‘魔女’遭到了报应,而有些人则认为凯莉是被某些过激的亲属拐走。”

——不是这样的,她不可能会这样。

“然而,据家属在今日凌晨发布的新闻稿,凯莉这八年来并没有失踪,而是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家属在八年前发现凯莉在比格涅尔学院的专属钢琴室昏迷不醒,随后送至杏如医院,但院方始终找不到昏迷的理由,也不知如何唤醒。“

啪。

老旧的电视突然变成了灰屏,格瑞用力地拍打了机顶也是于事无补。没办法,毕竟是学生公寓。

叹了口气后,格瑞决定去杏如医院一趟。

 

【之】

还是那片海棠花从,还是那架三角钢琴,还是同样的那个人。

凯莉独自一人在这虚构的世界中继续弹奏着她喜爱的乐曲,周围并没有任何流言蜚语,这令她十分高兴。虽然自己是并不在意这些的,但听多了,总是会觉得烦躁。

所以,还不如一直呆在这里。

然而,这种想法在格瑞‘侵入’这个世界后有了改变。

看来是抵达了正确的地点才有可能真正进入到这里,凯莉想了想。以格瑞了解的程度,他肯定造访过比格涅尔学院,因为安莉洁一直在那边弹琴。

原以为他会像其他观众一样,欣赏完《星月》后就堕入了绝望的深渊。然而格瑞并没有,还顺带询问了自己的所在。

然后就这么玩起了捉迷藏。

凯莉很喜欢捉迷藏,在比格涅尔学院时就经常与安莉洁在海棠花丛中嬉笑,偶尔藏起来让她来寻找自己。不知道安莉洁现在还好吗?

这么想着,她再次弹起了肖邦的《E大调练习曲》。那是安莉洁,也是她的祖父最喜欢的一首曲子。

然而,弹到一半时,大脑突然一阵剧痛。

“凯莉,是时候回去了。“

仿佛有人在脑内向她喊话,试图将她唤醒。

“为什么?这里不是挺好的吗?由自己主宰的世界。“

“能打开你心锁的钥匙已向着你的躯壳前进,他将带你走出这片阴郁,以及那些沉重的过去。“

“什么?“

“他十分欣赏你,愿意替你挡下一切的流言蜚语,愿意领你继续向前进。“

“等等,是格瑞吗?“

“不错,正是他。他快要找到你了。“

哐当——

梦境世界突然在此时崩塌,而梦中的凯莉,也陷入了昏迷。

“凯莉,是时候回来了。“

 

【时】

格瑞到达杏如医院第一件事就是向前台的护士解释自己探访凯莉真的没有恶意,而其他的媒体记者们都被堵在了大门外,想尽办法得到采访权限。然而,说了那么多,护士小姐还是摇了摇头,劝格瑞放弃。

不过,这时,有位护士小姐突然冲了过来,喊道:

“凯莉小姐醒了——嘴边还一直说要叫格瑞先生过来呢——请问格瑞先生在场吗?“

“那个,我就是。“

格瑞举起了手,这下全场的护士终于放心,急忙领着格瑞来到了凯莉的房间。

1029,全医院最好的套房。格瑞在进门前敲了敲门,得到少女允许后才入内。

凯莉一身病号服坐在床上与父母交谈着,那黑发蓝瞳如同梦境所见,十分美丽。

“你就是格瑞吧?“

凯莉的双亲突然发问,格瑞急忙点了点头并问好。凯莉的双亲没有问太多,而是简单寒暄几句后便离开了房间。

房内只剩下凯莉与格瑞两人。窗外依旧有着蝉鸣声,而旁边的桌上则摆上了海棠花。

格瑞静静地注视着少女,然后说道:

“找到你了。“